《回乡,告别玩伴与阿婆的歌》

 

landscape-with-the-village-children.jpg!HalfHD

Landscape with the Village Children by Efim Volkov

 

 

过年以前,阿婆家传来消息,大茂死了。她骑着单车,被一辆卡车撞了。
——于是,我开始往回走。

在这个世界上,唯独阿婆家存着我的童年。它和我最喜欢的白糖一起,放在了阿婆碗柜的最高层,旁边的罐子里是阿婆晾的红薯条。

夏夜我躺在门前的竹凉席上,晚风中,担忧地看着大树冠上垂落的毛毛虫迎风晃动。隔壁家的大茂也不睡,我们等着最后一位卖冰糕的老奶奶的叫卖声,想象那些快要融掉的牛奶雪糕。有时候等着等着,我们就睡着了。大茂是我的好伙伴,她分享着我的童年,我的阿婆,和我的雪糕。偷白糖的时候,她也会替我扶着小凳子。

她是个漂亮的女孩子,我很喜欢她的黑眉毛和喜气洋洋的月亮眼睛。她有极好的脾气和体魄,带着我上山下河。暑假,我们跑。寒假,我们生火,烤红薯。但这样的时光,随着我们少年时渐渐萌生的荒唐梦想,就不知不觉地中止了。她恋爱,而我想成为一名很本事的人。

为了这些个荒唐,我去了离阿婆家很远的地方,而她一直呆在原地,却也忙不停地恋爱。阿婆曾说年轻人是很无情的,只拼命为着自己赶路。或许真是这样。

——坐车,坐飞机,然后是公车,最后慢慢地走回了阿婆家。到的时候,天色已很黑,阿婆家亮着温暾古老的光。她还在等我。

“为什么这样发生呢?阿婆?”

阿婆拍着我,像小时候摇晃着我睡觉一样,她轻轻地拍着我,然后在我身边,跪下祷告。

“我们在天上的父,你住在至高至聖的所在,也與心靈痛悔、謙卑的人同居,要使謙卑人的靈甦醒,也使痛悔人的心甦醒。父啊,你的旨意纯全,可喜悦,你向智慧通达人隐藏,却向婴孩显明出来。……”

阿婆说的,宁静忧伤,但是大茂是真的不在这里了。哀痛和疲惫让我睡得很沉。

夜很深时,忽然醒转过来,窗外,乡下的星空格外明净。大茂,宇宙何其的大,你或许不过是烈日下的一点尘沙,风吹起来的时候,就会不见的。而我这人将来即使很本事了,也是要不见的,是不是,或许你更轻松更干净些呢?这样,人生岂不是很空洞,虚妄。

绝不是这样,我心里对自己说。那么,又是怎样呢?

“人生是怎样呢?阿婆?”

“人生不过是一团气,转眼成空。”
“那人出生是为什么?”
“为了遇见创造我们的那一位,从祂那学习爱与被爱。”
“若真如此,怎么还会有痛苦和死亡呢?”

“神未曾应许天色常蓝,人生的道路花香常漫;
神却曾应许:生活有力,行路有光亮,
做工得息,试炼得恩冕,危难有赖,
无限的体谅,不死的爱。”

这是阿婆常唱的老歌,小时候听着笑,这时候听着泪涟涟。

(Visited 130 times, 1 visits today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