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少年柏山》

 

peasant-boy-andryushka-1814.jpg!Large
细长的枝条随着春风晃动。这是春天,一切都在发生,如同刚孵出的鸡仔,挥动自己茸茸的翅膀。

可是,我和柏山坐在土台阶上,内心苦闷,沉默不语。因为我们正谈论一件严肃而懊恼的事情。

“你说,事情是不是就是这样了?”他问。
他横着眉,虽然已经年满十五岁,但仍像十一,二岁的小孩。因为太瘦小,他在学校常常被人欺负。今天,在回家的路上,他被一群大孩子勒索,痛打了一顿。

“等我长大了,我要把他们都干掉!”

我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听见这话了。忿怒在他里面堆积,把他整个人都烧起来,脸通红的。因为用力,耳朵也红了。有时候,他一个人,也这样对自己发誓。长大,变强,然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——这是他稚嫩的心里最坚定的事情,他靠着这股子劲往前。“当然,等我变强了,我一定会照顾弱小,我一定不会像他们那样。”发完狠以后,他也常常这样宽慰地对我说。

“他们是不可原谅的。”

发现我一直没有说话,他有些忐忑。“老师,要是你的眼睛好了,你也不会这样吧。”看着我,他小心翼翼地说,生怕让我伤心。“我眼睛天生就是这样,一直都是这样,倒也不知道好了,会怎么样了。”我黯然道。

或许因为我也是天生的弱者,所以柏山和我特别亲近吧。好像春光照不到这墙角的黑暗,我们一大一小,一直蜷缩在这暗处。只是,什么也改变不了。

“你知道,我最近在听圣经,挺好的。”我忽然想起早晨让我心得慰藉的事物来。

“里面的耶稣也是天生的弱者呢,他被同他一起长大的人看不起,也不受那些有地位有名望的人待见,最后,还死在他们手里。”

“老师,这太让人丧气了。”
“不,我还没说完。这人死的时候,竟然求神原谅那些杀他的,他说,因为他們所做的,他們不晓得。……你有没想过,那些欺负你的家伙其实不知道他们干了什么。”
“这是什么意思?怎么可能!!”他像点着的炮竹,忽然跳起来大喊。

我看着他,“…….我是这样想的,你看,柏山,就像我的眼睛,天生就缺乏一些正常的功能。那些欺负人的,叫人难受的家伙,很可能他们的心,天生就缺乏一些正常功能。所以,他们做了不好的事情,也不会不安;或许他们也不安,只是我们没看见。”

“可是,柏山,我清楚你,你若伤害了人,会有感觉,你会难受的。”
“所以我才不要当什么好人了!”
“可是,你也不是好人啊。”我看着他发愣的样子,觉得可爱。“耶稣说,我们都不是好人。我们都有不同的残缺。”

柏山安静下来,在想我的话。

早晨那让我喜乐的句子,此刻忽然温柔地流淌出来。“一切苦毒,恼恨,忿怒,喧嚷,毁谤,同一切的恶毒,都要从你们中间除去。你们要以恩慈相待,心存慈怜,彼此饶恕,正如神在基督里饶恕了你们。”

(Visited 124 times, 1 visits today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