毕业生 第二章

2,“我是天天死。”——圣徒保罗。

斜阳映照着广大的平原。远处的山峦描绘着蜿蜒的蓝色地平线。遍野都是风,无尽的风,吹着无尽的草场。一只洁净的白羊从容地向他走来,眼眸如同他憨实的父亲,和顺的母亲。不,是更深的,像平安的河流,像深邃的泉源。

天暗了。星星如同眼泪要坠下来。这里一切都饱含深情。

张里从梦中的景象醒转过来,他躺了一会儿,起来坐在古老的房屋里,古老的黑暗中。他心里不知道怎么想,只是禁不住流着泪。

过了一会儿,他听到院子里其他的人陆续起来。他也就开始准备去护老院。来城里半年,他虽然没有找到一家愿意接受他的报社或杂志社,但在房东的帮助下,毕竟还是留下来。如今他的工作是在一家护老院做护理的杂工,间或给老人们写些通启。

在张里看来,这是一家奇特的护老院。它矗立在市中心最好的地段,一共有十二层。一楼二楼是老人们娱乐和会客的场所。三楼到八楼是寝室。九楼到十一楼是医护中心,十二楼是火葬场。许多老人从住进来,到最后变成一股烟,似乎没有别的出路出去。虽然大楼配有电梯,但是,像张里这样的护工需要把生病的老人从楼梯间背到楼上的医院,甚或,医院也回天乏力,那么就继续背到顶楼。这样,整栋楼所见之处都是欣欣向荣,没有任何疾病或死亡的样子。

人为了看不见那些败兴的事情,真是尽了全力。

“你哭过了。”502号老人说。这是一位衰老的将军,他一生戎马,年老了,躺在这豪华的病房,来来去去却只能见到几个与他人生不相关的人。张里便是其中一个。

张里看着老人低垂的眼睑,斑点和皱纹已经完全地将他掩埋了起来。除了死亡的阴影,旁人什么也不能看见了。但他仍然恋恋不舍地看着这个让他悲伤的世界。他看着张里。

“嗯,做了个梦。”张里不想隐瞒他什么,虽然他习惯与人持守距离,但面对这临死的人,他觉得没有什么需要保留的,很快老人将带着九十年的人生与秘密成为楼顶的青烟。他怅然地想着。似乎自己的某部分也要死去一样。

“很多年前,我也与你一样,看见过让人只能哭的景象。”老人平静地说着,像是回忆,又像是忏悔。“那里白雪皑皑,一轮月亮,在她的头顶,很亮,她对我失望了,……我却没有听从我的心。”

张里发现老人自己已经穿好了一套体面的便服。他准备好了。张里想。

“你是个好孩子。比我当时清醒,只是不够勇敢。”老人继续说。“要知道,这世界上,没有一件事情是值得一个灵魂真正惧怕的。人的灵魂太高贵了。除了要警惕那些要收买灵魂的。”

“要警惕……,要时时警惕,它们蹲伏在你的近处远处。……你是好孩子。……好孩子……我的兄弟哪。”老人眼睛看着前方的虚空,哭出来。

那天下午,老人一个人死去了。死是多么个人的事啊,没有什么能陪同。云层滚动,黄金般的落日透过来,依然圣洁地,怜悯地,照亮这世上余下的人。

张里将他背起来,一步一步从五楼登上十二楼。明天这里会挤满了人,纪念这位老人的重要,然后一切就可以结束,老人就可以在诸天以上,继续安静地忏悔了。

他在顶楼看着天空,想着梦里的那只羊。

(Visited 107 times, 1 visits today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