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刻,是春天

亲爱的小m君,

今天你如期地去上“幼幼园”了,妈妈也如期地在家给你写信。

此刻,是春天。

我们去爬山,你在山坡上反复停留,来回奔跑,寻找满意的树枝,和一处土堆。

你喊,“土,出来!土,出来!”

陡峭的土路却使你屡屡滑倒,你就撒开了笑,笑这滑稽的山,滑稽的动作,滑稽的妈妈回头笑滑稽的你。

 

群山高大,那里的小河波光粼粼,

满树花儿,好像花环,

年青的一岁开始了,犹如节日,

最高和最好的东西塑造着人们。

——荷尔德林《春之四》

 

亲爱的孩子,我们正被什么塑造呢?

春天的光自由地跳跃在我们的发端和肩头。我们身边,万物被微风吹拂。

 

爱你的,

妈妈

 

4-Baby-Smiling-up-at-Her-Mother-impressionism-mothers-children-Mary-Cassatt

关于友谊

亲爱的孩子,

今天,你爸爸买的小白菊蔫了。在瓷花瓶里,她们长长的茎挺立了好几天,终于低下去了。那么低垂着,看上去真是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。我们累着了,就是像这模样吧,不过你累着了,却不甘心立刻垂着脑袋睡觉,反而一定要让妈妈唱“赞美”“赞美”呢。这请求让妈妈实在难以拒绝,谁叫爸爸妈妈给你的名字就是“赞美”呢。

很快地,南加州的冬天就过去了。前天傍晚,我们一家三口去散步,黑黑的小路,两旁是矮矮的房屋,时有狗吠。天空像墨兰的大布,上面坠着好多星星,我们三人手牵手,都抬头看,看呆了。

“真像老家的乡下啊。”
“小家伙还在肚子里的时候,我们就希望有一天就这么三个人散步来着。”
“是啊。”
“好多,好多星星。”
“她也会在我们的交谈中一天天长大。”
“也会加入我们的交谈吧,就像我小时跟我父母饭后散步一样。”
“饭后散步这件事真是好。”
“星星,飞机,飞机……”

爸爸,妈妈,还有你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。像多年的伴侣,又像新结交的朋友。
伟大的宇宙主宰,
没有朋友,深感欠缺,
为此祂就创造出诸灵
反映自己的幸福,以求得心赏意悦

——席勒《友谊》
亲爱的孩子,我们就是被这一位万灵之父所创造出来的诸灵。我们的存在其实是祂喜悦的映照,当我们失去喜乐,实际上是因为脱离了祂,因祂就是人的本质,也是人幸福的本质。另一面,因着我们里面这颗心灵是恒久的,那么也只有那永恒的友谊能满足这颗心灵。在与祂那圣洁甘美的友谊中,我和你的父亲,享受着暌违已久的安息和满足,就像你临睡前享受在我的怀中唱诗歌。

爱你,深愿你喜乐,深愿有一天你与我们一同进入这友谊里。

妈妈

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 Paintings Art 33

国度的灵:赦免

在人里面有一样东西日夜不息地运行,那就是恨与定罪。这个恨,这个定罪吞吃我们的生命,叫我们恨自己,也恨他人,叫我们定罪他人,也定罪自己。叫我们一刻也不能感恩,一刻也不能赞美,一刻也不能珍赏,一刻也无法从自己的狭窄里出来。

我们的自怜自爱,是因着恨与定罪。这两个似乎是极端,其实是一个事物的两面。恨自己不能,沉浸在这情绪里,舔舐伤口,流连忘返。另外,我们又恨别人能,就非要找出他人有哪一样不能。这就是嫉妒和争竞。

那么谁是完全的?谁是善的? 只有一位是完全的,就是父。一位是善的,就是神。

“倘若你的手或是你的脚叫你跌倒,就把它砍下来扔掉;你残废或瘸腿进入生命,比有两手两脚被扔在永火里。倘若你的眼跘跌你,就把它剜出来扔掉;你只有一只眼进入生命,比有两只眼被扔在火坑里更好。”(马太福音18:8-9)

不再挣扎和努力。简单地剜掉,扔掉。

能进入生命的国度的,只有国度的生命。
The ones who can enter into the Kingdom of life are the ones with kingdom life.

那么我们身上那些我们自己都不能原谅,不能接受的部分呢?那些我们天天想改善,想纠正的部分呢?就剜出来扔了吧。

希腊文的眼睛,有三层意思。一,眼睛。二,我们的看见(vision)。三,爱慕(envy)。亲爱的朋友,若你爱慕一个完全的自己,那么就剜出来这个爱慕,扔到永火里吧。若你所看见的就是自己的何等残缺,或是自己的何等完全,那么趁早剜出来吧。进入生命,进入生命!这是神对人最高的并终极的呼召,——进入一个生命的国度!

在这个国度里,生命掌权。不再有定罪或审判,不再有彼此的衡量,不再有对自己的审判。一切在生命的范围里,得着从生命而来的认识,得着从生命而来的供应,从而有生命的流露。这个就是属神祭司体系的工作。

當以色列人出了埃及,來到了西乃山,神要摩西對以色列人說,『你們要歸我作祭司的國度,為聖潔的國民;這些話你要告訴以色列人。(出十九6。)

哈利路亚!圣别的国民,祭司的国度!

主耶稣将我们从恨自己,恨他人,定罪自己,审判(judge)他人的光景中,拯救出来,叫我们能进入一个这样全然不同的国度。这个国度里,运行的是谦卑,赦免,顺服。这就是国度的灵。

原谅

亲爱的朋友
这些天,我一直在想着“赦免”,
或者说,“原谅”。

怎么说呢,大半生过去
一个大半生过去的人
不能原谅从挨冻的流浪汉旁走过的少妇,
不能原谅幼稚的母亲,无心的父亲
不能原谅邻居的眼色与孩子
不能原谅猎人与猎物
不能原谅自己与他人的怯弱和残疾

亲爱的朋友,
这些天,你能与我一同回想“赦免”,
或者说,“原谅”吗
它曾几次悄然来到我们的胸口,舌头,眼眶
它曾几次想把我们清理干净
它曾几次想与我们和解